几小时看懂日文?

懂汉字的人,到底几小时可以看懂日文?

(作者吴其哲为“吴氏日文”开发者)

本文原载 工商时报 综合要闻
中华民国八十二年四月二十九日/星期四

        我常常在想:日本每小时出版约五本书,每天一百多本,一年就四万多本,每个月流通在市面上的杂志三千多种,这还不包括学术杂志约四千五百多种,如果台湾能有效利用这些情报,将“日本”化为最有用的“图书馆”,那么在日益激烈的国际竞争中,台湾也将有更大的胜算,而“知彼知己,百战百胜”,台湾也将有较大的机会改善台日贸易逆差等,必需尽快改善的关系。我相信个人对日文及日本之所知应该可以在这一点上略尽棉薄之力。

        过去,我曾对中、日、英、台语等四种语言,进行比较,尝试解开“一千两百年前的谜﹖”到底日本早期的遣唐使“如何将中文转成日文﹖”目前,己可以在短短二十四小时的授课,加上一些复习,即总投资约四十八到九十六小时以内,就能快速且精准地读解日文资讯。在辞去国际一流银行的工作,投入这一项无法预告的研究开发时,绝大数的亲友都认为我“疯了”;但我始终相信,我开发的“解码式日本语教育工学”,有其实质效益。

        一般而言,科技实用性产品的发明,比方说:打破当时“常识”的飞机、潜水艇的发明,这些“看得见、摸得着”的发明,大多可以得到社会广大的赞同;但是人文、社会学方面的发明,就很难如此幸运,永远有一半甚或更多的反对,例如:哥白尼宣称“地球是圆的”,显然是太没有“常识”了。

        我的这套日文教学方法,从中国生产力中心派留日专家验证,发展到目前台北、台中、高雄三地的中国生产力中心,陆续加入推广之外,新近又获台北金融研究发展基金会所属训练中心,委托开发了“金融人员日文速解班”。

        我相信今后教育事业也将一如所有的制造业一样,将进入“品质保证”的时代。施教者必须设法量化达成目标所需的时间,同时利用“记号学”、“整理学”、“记忆术”、“情报收集术”等现代“实用方法学”,有效地协助学习者,于最短期内达到目标。“学生不想学”将不再是理由,“如何使学生想学”才是施教者存在的意义所在。

        经由我自己的工作体验,我愿在此和各位分享明年首次在台湾举办的扶轮社世界年会主题:“Believe in what you do. Do what you believe in.”。人生不可解,使生命无限宝贵,而来自“常识”的怀疑, 使研究人员超越“常识”的信念,愈发执著。

        多年来投身于“解码式日本语教育工学”的研究和推广,我坚信这一套学习日文的方法,可协助个人迅速正确的了解日本、吸收日本情报,我更希望透过这套方法的推广,可在对日本“知己知彼”下,有 助于改善对日贸易逆差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