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堅持走困難但正確的道路吧!

台灣日報 2004年5月3日

攝影‧作者:吳氏日文 吳其哲

本文原載 : 講義2004年6月號~請堅持走困難但正確的道路吧!

早期的德國面臨勞動力不足,德國選擇了容易走的路,引進土耳其等東歐外勞,由於文化的不同,外勞後裔所引發的文化融合問題,成為德國社會永久的問題。

同一期間,日本也面臨人手不足,但是日本放棄容易走的路,選擇了走困難的路~發展自動化、研發機器人、機器手。因為他們知道引進後的代價,超過日本社會所能負擔。老天爺向來很公平,行走崎嶇不平的路,造就過人的體力。日本的製造業終於逐漸超越德國,成為製造業王國,長久以來傲視全球,而日本的社會得以仍然秩序井然,付出的代價最少。

但這並非日本人天生聰明,高度成長期的日本人也曾經選擇容易走的路,直到現在仍然後悔不已。為了解決道路不足,交通壅塞的問題,日本人在主要都市,到處興建造價經濟、快速的高架道路。醜陋的水泥道路,從此宛如都市叢林中的「庫斯拉」獸,肆虐原本美麗的都市。原本以為只是區區一條道路,但因噪音不斷,只好再在兩邊增設吸音牆,當然效果有限,因此增設工程仍在繼續,而維修工程費也在繼續。高架道路所經之地,從此成為日本人永遠的痛。當然日本人後來後悔了,現在到東京觀光,可能覺得東京交通好像沒有在建設了。但其實不然,日本人學乖了,改在東京的更深地底,既不妨礙地面交通,也不破壞景觀,日以繼夜、默默地興建地下鐵,走「困難的路」。

風光明媚的溫哥華西岸地區,多年來面臨嚴重的塞車問題。一分鐘內就可以通過的獅門大橋,在每天早晚兩次的顛峰時間,要塞車一二十分鐘,甚至更久。如此嚴重塞車的情形,若在其他國度,早就增設或拓寬橋樑,以利交通,但是溫哥華居民選擇困難的路,寧可塞車也不要拓增橋樑。因為他們知道,景觀一旦破壞,就永遠無法恢復。當然這個全球評價數一數二最適合居住的地區的居民知道,交通問題基本上不在於馬路的寬窄,而在於人類的自私。君不見,馬路越寬敞,製造商就製造越大型、越豪華的汽車,滿足人類的自大。當然,再寬敞的馬路,也滿足不了人類的貪婪。

筆者剛剛結束今年18天的櫻花攝影之旅。每天塞車在擁擠得不能再擁擠的京都街道。這座美麗的古都,即使每天塞得動彈不得,從來也沒有想吸引更多的遊客,賺更多的錢,而興起在美麗寬敞的「鴨川」兩岸,興建高架道路的念頭。京都人深知,「愛護地球一分,地球將回報十分」的冥冥法則。

現在台灣台北美麗的新店溪畔,也面臨了抉擇的問題。環河高架道路,將沿著美麗的河畔一路高架,據稱是要為了便利交通,雖然居民團體的交通顧問報告顯示,該段道路並無迫切之需要。何況解決台灣交通真正的對策,不是人人一台私家車的高架或高速道路,而是像日本一樣便捷的大眾運輸系統。我們要致力的是減少空氣污染,減少釋放熱源,我們需要的是高度文明歐美國家鼓勵的腳踏車或電動自行車專用道。

90年代,泡沫經濟當時,我國勞動力不足,當時我們也是選擇了容易走的路,引進外勞,現在許多人失業在家;也是同一時期,我們的企業也是選擇容易走的路,垂涎廉價的土地與勞動地,企業、工廠大量外移。雖然解決了一時的痛苦,但卻喪失即時產業升級,改善企業競爭力的機會。

別忘了!我們只不過是這一塊土地短暫的「過客」!看看京都、看看瑞士等小城、小國所創造出的觀光及經濟效益有多大,就不難了解箇中道理!而號稱要致力推廣台灣觀光的台灣政府或台北縣政府,真的做了正確的決策嗎?

執政當局以「相信台灣、堅持改革」贏得連任!該堅持的不就是走一條困難但正確的路嗎?該堅持的不就是要給我們子子孫孫更好的環境嗎?工程發包在即,請大人們三思啊!

而大聲吶喊「愛台灣」的台灣人民啊,我們真有足夠的愛與智慧,去選擇走困難的道路,去愛這一塊土地嗎?還是要敗給只考慮眼前經濟利益的少數人,停留在自私自利的低文明國家嗎?

這絕非只是鄰近居民的問題,讓新店溪的美成為大台北、台灣的公共財!希望有朝一日,當我們牽著兒孫的小手,散步在美麗的晨曦或夕陽西下的新店溪、淡水河等台灣各處的河畔,我們能很自豪地告訴他們:「當年為了捍衛這些河岸,你的阿公、阿媽,都有挺身而出!」。

~為了世世代代,請勿在美麗的新店溪河畔興建高架道路~

運用台灣高明的農業插枝技術,我們也能擁有京都般美麗的河畔

攝影‧本文作者:吳氏日文 吳其哲